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长途大巴上玩人妻
长途大巴上玩人妻
今年年初去外地,春运时期,火车票不太好买,无奈之下坐长途大巴。坐过长途大巴的同志都知道,长途大巴都是那种上下铺座位,三排,最后一排是五个座位。因为我买的票靠后,就坐最后一排靠窗户的下铺。在我上车的时候,旁边还空着一个位置,上铺还有一个位置。隔着空位的是一个九零后妹纸,貌似是出去打工的,和老公一起,她们六个人一起的,旁边盯着的人也多,我也找不到机会搭讪,于是安心睡觉。结果到了第一个收费站口,有两口子上来了,应该也是出去打工的,女的年龄三十五六左右,男的要大一点。女的到后面一看,就说「呀,我们座位不是连在一起的。」女人到底好开口一些,「大兄弟,我跟你商量个事,你到上铺去睡,我们两口子睡一起,帮帮忙,你看行不?」我一看这位人妇,虽然没什么文化,不过一件黄色的薄款羽绒服把她的胸口勒地很是显眼,显得十分有料。其实顺手之劳帮一把也没什么,可是上铺中间那位大叔脸有点臭,我实在受不了,只好婉言谢绝。

  她又去问隔壁的妹纸,妹纸也回绝了,开玩笑,上铺都是男人,万一睡着了,被占便宜了怎么办?她男人有些不耐烦,让她睡下铺,靠在我旁边,他自己睡上铺。

  她老公的上铺下面并不是他老婆的位置,中间还隔着两个人,一个是上铺左边第二个床铺,一个是右边第二个床铺,这些地形也为我们之后的举动提供了便利,因为她老公的视线被彻底挡住了,再加上晚上长途大巴车,除非下车,不然很少开灯,本身就是一个黑暗的密闭环境,即使我们俩在后面打炮,只要动静小一点,除了临床的九零后妹纸,都很难察觉。

  女人有些为难,不过看了看我,觉得我长相比较秀气,为人也比较斯文,蛮有安全感,她想了想,就拿起毯子,躺了下来,不过她是侧着身子睡觉,屁股对着我,偶尔有手机亮光出现,或许是在聊微信。

  我们是六点半发车,中途十三个小时,行程一千公里左右。

  现在智能手机很容易没电,还没到第一个高速服务区,她手机就没电了,她把手机放一旁,闷着不说话,她老公这会儿也没睡着,在上铺,和几个大老爷们吹牛,说金三胖实验核武器,美国鬼子敢不敢动武。我察觉到她的心思,估计为没带充电宝而闷闷不乐。到了服务区,车上人都下去了,撒尿的撒尿,买东西地买东西。我下去方便了一下,刚好在超市里碰到她,她买了面包和矿泉水,估计是晚上有点饿。我对她笑了笑,「大姐,你是不是手机没什么电,我哪儿有充电宝,我手机也没电了,充电宝可以插两个孔,等会儿你在车上可以先充着用。」她其实挺警惕的,不过又确实需要充电,就对我道谢。

  既然开了头,两个人就熟悉了一些,到了车上,我很自然把充电宝放到了两个人中间,她继续玩微信,我就看我的电影,是经典的RCT综艺猜人系列。其实在车上看AV,我是刻意避开了旁边,身子背靠窗户,我又是坐最后面,按理说,是不会被任何人看到的。可是她突然敲我胳膊,我把电影暂停,手机放一旁,她看了一眼我的手机屏幕,然后连忙把头转过来。「那个,我弟媳妇加我微信,你帮我改一下她名字。」「她叫什么?」「玉娟。」我接过手机,麻利改好备注名,又直接用她的微信加了我的微信号。「我是学电脑的,要是你手机有什么不会,直接给我发消息。」她见我操作,也没反驳。

  结果我把手机还到她手上,她先是和朋友聊了会儿天,不一会儿,就给我发了条消息,「看你文质彬彬的,居然在车里看黄色电影。」「难道你和老公没看过?」「可我们是在家看。」「我也是自己一个人躲着看啊,又没让你看。」「你们男人都爱看这些不要脸的东西。」「我这是日本一个综艺节目,你要不要看一会儿?」「不看,小日本都是变态。」「不看拉到。」我把身子侧过来。

  「哟,还生气了?大姐是过来人,这些东西少看,不要动不动手淫,小心阳痿,结婚后老婆去偷人。」那妇人开始劝我。

  「你老公看黄色录像多了,所以身体不行?」我和她开起了玩笑。

  「去去去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」这中年娘们倒也不生气。

  「别看我人不壮,可是家伙可不小。」我不禁有些得意,和我交往过的熟女中,她们一致认为我的鸡巴属于中等偏上水平,这点遗传我爸。

  「空口无凭。」那女人嘴巴倒是很硬,微信中和我顶嘴。

  我把手放进毯子里,把老二从牛仔裤里释放出来,经过刺激,我的弟弟很快就直立起来,我把她手一拉,拉进毯子里,放到我卵蛋附近,示意她过去摸,嘴巴凑到她耳朵旁,「这回总不是空口无凭了吧?」或许是因为我们俩耳鬓厮磨的动作过于亲呢,邻床的90后妹纸以厌恶的表情看着我。毕竟她看到了别人是一对夫妻上车,不过老公在上面睡觉,老婆却和我拉拉扯扯,肯定是我在旁边勾引人妻。

  这位大姐也察觉出这个动作不妥,身体彻底背对我,左手收回去,背对着我和那个90后妹纸聊天,「你是那个村的?多大了?啊,九四年的?看起来和我女儿差不多大。」她试图在人前和我保持距离,这个妹纸当着我面或许不敢说什么,不过私下碰到大姐的老公就说不定了,要是那男的得知我在泡他老婆,没准儿从上铺下来和我拼命。

  我自然不甘心被冷落,身体仰着,双手放毯子里,装作睡觉,我的毯子和大姐的毯子连在一起,我的手悄悄摸到了大姐的屁股。大姐穿着一条黑色的棉质打底裤,屁股撅着,显得格外肥硕丰满。

  等我手摸到了大姐的屁股蛋,她身体一顿,她的确没想到,我会这么色胆包天,她老公就在上铺,旁边都是人的情况下,我居然敢对她动手动脚。我先是摸大姐的两瓣屁股,再是屁股沟,最后手指逐渐深入,摸到了大姐的大腿内侧,等我手快靠近大姐下体时,她身体一僵,下意识使劲,把我右手夹在她裤裆里。不得不说,黑夜给了我极大的掩护,要是她面对我,我把手伸进她衣服里摸她奶子,扣她逼我都敢。

  可是她背对着我,如果我从后面伸手过去摸大姐的那对大奶子,那么毯子下的动静过大,就有可能被察觉。

  我调皮心起,用手指隔着打底裤去摸大姐的逼逼。其实打底裤挺厚的,现在又是刚交春,打底裤里起码还有内裤,隔着两条裤子,她还是感觉下体痒痒的。

  她用手机给我发微信,「你疯了吗,要是被人看到就完了。」「怕什么,唯一能看出点什么的,也就你旁边这个小姑娘,她就算看到了,也不敢和别人说的,怎么样?还敢不敢说我鸡巴小?」这会儿90后妹纸在车上和她家人通电话,大姐也正好把身体转过来,左手伸进我的毯子里,准确地找到我的鸡巴,用手攥住,还缓慢而轻微地捋了两下,我的龟头露了出来,显得愈发挺拔。

  「个头倒是不小,不知道是不是银枪蜡烛头?」大姐这会儿用右手发着微信,继续挑衅我。

  「是不是中看不中用,试试不就知道了?」我提了建议。

  大姐立马明白我的意思,吓坏了,车上四十几号人,要是我和她在毯子下打炮,她万一叫出来,就是上演活春宫给大家看,她老公看到了,得剥了她的皮。

  「不行,我这脱和穿都太不方便,你隔着衣服摸摸倒是可以,可是操逼不行。」我当时也是精虫上脑,才提那么荒谬的主意,后来想想也觉得不靠谱。

  最后我在大姐身上逞足了手足之欲,还伸进她上衣里摸她的奶子,她的奶子真材实料,要是打起奶炮肯定过瘾。她还偷偷把我套弄了几下鸡巴,帮我射了一回。等大巴的工作人员清理毯子,他肯定能看到证据,不过那时我们都已经下车了。这次长途大巴的艳遇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,至于我在生活中还能不能约那个大姐出来开房,那就看缘分了。


  【完】